快捷搜索:

搜狐医药 | 芬太尼是什么?

原标题:搜狐医药 | 芬太尼是什么?

四种芬太尼类物质被列入国家管制目录

文 / 周亦川 编/ 干玎竹

【搜狐健康】近期一款名为“芬太尼”的药物成了中美关系的一个亮点,美国白宫发表的一项声明特别指出,“非常重要的是,中国政府以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作为中国芬太尼产品生产龙头,人福医药发布公告说明,称公司芬太尼系列产品属于受到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2017年度,宜昌人福芬太尼系列产品销售收入超过人民币20亿元;其中出口销售收入约为人民币500万元,主要出口至斯里兰卡、厄瓜多尔、菲律宾、土耳其等国家或地区,采购方均为进口国的国家官方采购机构、当地官方认可的具有管制药品经营资质的公司或当地具有管制药品生产资质的工厂。宜昌人福是人福医药的控股子公司,后者持有67%的股权。公告称,截至目前宜昌人福没有任何芬太尼类物质(中间体、原料或制剂)出口到美国。

芬太尼是一款神药吗?

回顾历史,比利时人保罗?扬森最先在1960年制造出芬太尼,为广大为疼痛所困患者带来福音。同为阿片受体激动剂,作用强度为吗啡的60—80倍。由于止痛效果好,在全世界的医院里都是最为经典和常用的药物之一。合法处方时,芬太尼可以帮助患者控制极度疼痛,如癌症引起的疼痛。它通常以片剂、贴剂或静脉注射的形式给药。曾经这类药物的使用量,被看做国家对严重疼痛和癌痛病人的关爱程度的表现。根据2013年的一项统计结果,该年度全球共使用了1700公斤芬太尼。

美国人对阿片类药物成瘾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当时,一些学术文章认为,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没有想象的严重,美国主要阿片类药物生产商承诺,服用阿片类止痛药不会上瘾,并大力推销,处方用药量迅速上升。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药企开始大量推广有阿片成分的止痛剂,本来用于癌症病人的止痛剂被更广泛地用于各类疼痛,只要疼医生就给开。2013年至2015年,美国人均使用阿片类药物的时间为17.4天,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美国人口占全球5%,消耗的阿片类药物却占全球的80%。

相对于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我国对止痛药唯恐避之不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副理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一医院副院长秦叔逵教授介绍,以吗啡为例,美国每年消耗量是23.4吨,而加拿大是4.7吨,远远大于中国每年消耗的1.4吨。每个癌症患者都希望能够减轻病痛,但与此矛盾的是,他们对止痛药物却是顾虑重重的,特别是对阿片类的止痛药物顾虑比较大,这也许是鸦片战争和这么多年来鸦片对中国人民的危害留下了恶劣的印象。

芬太尼成为药品滥用致死的重要原因

当然,作为一款化学合成阿片类镇痛药,芬太尼的成瘾性也是非常可怕的。由于能更快速透过细胞膜进入血脑屏障进入大脑,短时间形成血药高峰,因此更容易上瘾。普通芬太尼的效力比海洛因强50到100倍,但这不算最厉害的,一些地下实验室研发的芬太尼及衍生物,也就所谓的“策划药”类毒品(即第三代毒品),如甲基芬太尼的作用和毒性比海洛因还要强1000倍。对于毒贩来说,芬太尼合成制作不难,原产料充足,且利润不菲,因此也乐得向瘾君子们推销。

据CNN文章报道,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指出2014年有5500人死于合成类阿片药品摄入过量,大部分与芬太尼有关,较2013年增长80%。2013年,俄亥俄州报告了92例与芬太尼有关的用药过量死亡。第二年,死亡人数增加了五倍,达到514人。在马里兰州,过量用药死亡人数从2013年的58人激增至第二年的185人。

图说:2015年WHO报道全球药品使用过量死亡人数

相对于合法处方使用的贴剂、静脉注射治疗,非法芬太尼通常以粉末形式出售或压制成药丸。因此,这种药物的危险不仅仅是针对使用者,药物粉末可通过皮肤吸收以及呼吸道意外吸入,仅仅0.25毫克就有致死危险。2015年,一名新泽西警官在接触芬太尼后出现呼吸急促、头晕和呼吸减慢的症状,如果儿童意外接触后果将更为可怕。

另外世界各国近几年也有报道滥用芬太尼死亡案例:

在加拿大,2009年至2014年已确定因滥用芬太尼类的死亡人数为655例;

在欧盟国家,首先报告芬太尼滥用的国家是意大利和瑞典,最近芬兰、德国、希腊也陆续报道发生芬太尼类滥用和致死事件;

据英国《卫报》2017年8月1日援引英国反犯罪局报道,在近6个月以来,发现60例因滥用芬太尼(及卡芬太尼)中毒死亡案例,另有70例吸毒者死亡疑同滥用含有芬太尼类毒品相关。

今年7月,为了遏制与非法芬太尼有关的过量用药,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宣布,司法部将在全国用药过量率最高的10个地区发起一场积极的运动,起诉涉及芬太尼、芬太尼类似物和其他合成类阿片分销案件。密苏里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基尔发布了一份关于药品经销商行为的报告发现,2012年至2017年间,美国最大的三家经销商——McKesson, AmerisourceBergen 和Cardinal Health向密苏里州运送了16亿粒药片,这足够让这个州的居民在这些年里平均每人服用超过260粒药丸。

在更大的药品分销过程中还发现,过去10年三家经销商在报告可疑订单时都存在不一致之处。该报告指出,调查结果本身并没有发现任何违法行为,但它凸显了该系统中可能导致合法药物流入黑市的潜在失误。

我国虽然没有芬太尼滥用的迹象,但也在国内采取严格的列管措施。早在2015年10月1日发布《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中,就一次性列管了 116种国际上发生滥用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其中就有多种芬太尼及衍生物。2017又将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种芬太尼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截至目前,我国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134种,其中芬太尼类物25种和2种芬太尼前体。

止痛药滥用or 不用?癌症患者顾虑重重

欧美人滥用止痛药,我国却强忍着疼痛不用药。2017年中国癌症统计年报数据显示,中国癌症患者的数量不断攀升,癌症新发人数增加到459万,占世界的1/4。但是相对于巨大的痛苦,止痛药物的使用还远远不能满足癌症患者的需求。难道是我国的癌症患者不怕疼吗?当然不是,只是都在忍着不说。

中国抗癌协会监事会监事,陆军总医院肿瘤科刘端祺教授介绍,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难产,其次就是癌痛,如果把难产评为100分,那么癌痛就是95分,作为对比,肠炎、烧伤烫伤等常见疼痛仅评40—50分。长时间剧烈疼痛加重了癌症患者的生理、心理双方面的痛苦,可以说癌痛不仅是一种症状,而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

但是,一旦提到使用止痛药,不少患者及家属,甚至部分临床医师对麻醉药品心存恐惧。“疼痛不是病”的观念往往让癌痛治疗被忽视,约有70%的疼痛患者未能接受规范化的镇痛治疗。

我国着名肿瘤学专家,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孙燕院士分析,他一生中治疗过无数的患者,阿片成瘾的屈指可数,只有万分之四左右,可以说是非常罕见。大家要知道癌症患者追求的是症状的控制和无痛,并不是追求像吸毒一样飘飘欲仙的感觉——止痛药是口服或者贴皮缓释的,而吸毒要静脉注射达到一个浓度峰值的“欣快感”,从本质上不一样;特别是晚期癌症,需要追求的是生命的保障,不必要考虑是不是成瘾的问题;如果癌症得到良好的治疗,止痛药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减药以及停药,极少会发生依赖的副作用。

应当如何使用止痛药,如何防止从不用药走到滥用的极端,我们也许还有很多路要走。

参考资料:https://edition.cnn.com/2018/11/12/health/us-high-overdose-rates-study/index.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18/07/12/health/fentanyl-opioid-deaths/index.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16/05/10/health/fentanyl-opioid-explainer/index.html

https://www.toutiao.com/a6630394338192933390/

https://www.toutiao.com/a6630435963216593416/

http://www.sohu.com/a/192249732_128505

http://www.sohu.com/a/116442497_104952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